四人在第一次空投之后分散开来,爻森和白悦两人几乎可以算得上胆大包天地就这么朝着内围靠近,同时,一向喜欢速战速决的奥丁队也迅速地朝着他们靠近。奥丁想包围爻森,Titans也不会让伊森那么轻松。王宇锡和白悦两个人同时围攻伊森,堵也要把他堵死,伊森的战力远远高于他们,就算是两个人也很吃力。爻森笃定的话稳固了众人心头高悬的石头。奥丁想包围爻森,Titans也不会让伊森那么轻松。王宇锡和白悦两个人同时围攻伊森,堵也要把他堵死,伊森的战力远远高于他们,就算是两个人也很吃力。爻森布置完战术之后,第三局比赛也很快就要开始。他伸出手,和其它三人碰了碰拳头,道:“外国人不懂欲扬先抑,我们讲究。”这种地形视野太狭窄,非常危险,奥丁队明显警惕了起来,而他们的观察员的踪迹已经暴露了,目前正和Titans的二号激烈交火。全场的观众包括解说员都在同一时刻发出了惊呼,爆炸的巨响震碎了周围所有建筑物的玻璃,火光几乎把整个大屏幕都淹没了。

爻森:“废了他。”爻森的耳朵里充斥着第四局倒计时的声音和观众们欢呼,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,朝着队友们伸出拳头,剩下三人默契十足地同样伸出手,四人的拳头在一起碰了碰。子弹甚至不需要打中要害,因为他们的血条已经不足以再支持任何一次中枪了。但王宇锡和白悦的任务不是击毙他,而是拖住他,好给爻森和宋铭喆创造机会。爻森和宋铭喆迅猛地攻入奥丁的暂时的据点,观察员已经毙命,狙击手和弩箭手对他已然不是 太大的威胁。城中的车辆越来越多,作为掩体足够多,但是也为偷袭的敌人提供了隐蔽场所。爻森行进过某个巷口时,看着街道边停着的那辆游戏里颇为罕见的车辆,眼前一亮,暗暗地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坐标点的位置。奥丁队死死咬住他们不放,势必要把爻森这个难缠的对手给击毙。这附近的道路和街巷错综复杂,还有许多车辆,如果不能速战速决,一旦Titans找准机会撤退,打起游击战来Titans将会是一个重大的威胁。“锡爷我真的太爽了。”王宇锡也忍不住捏了捏指关节,气势澎湃地说,“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干翻十个人!”观察员的击毙会给奥丁队的攻势带来短时间的削弱,但这仅仅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Titans必须抓住这个机会。他们赢了这一局,但是奥丁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优势,只要不把比分追平,Titans的咽喉就被捏在他们手里。

而就在爻森跑出巷口的那一刹那,他的耳机里传来了宋铭喆的“观察员已击毙”的喊声,他当即喝道:“撞!”爻森的耳朵里充斥着第四局倒计时的声音和观众们欢呼,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,朝着队友们伸出拳头,剩下三人默契十足地同样伸出手,四人的拳头在一起碰了碰。伊森和另一名队员都受到了重创,血条极速下坠,行动条一下降到最低。黑烟完全蒙蔽了他们的视角,几发子弹从浓郁的烟雾里穿过,击中了他们。奥丁队死死咬住他们不放,势必要把爻森这个难缠的对手给击毙。这附近的道路和街巷错综复杂,还有许多车辆,如果不能速战速决,一旦Titans找准机会撤退,打起游击战来Titans将会是一个重大的威胁。爻森:“我要求不高,一个人就行了。”

上一篇:闫建成任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副局少 史祯仄任顾问少

下一篇:民两代赵晋有多少保护伞?最新判决又去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